真假兩兄弟

maat

以女神形象出現的「瑪特」(Maat)。瑪阿特象徵「真實」、「正義」、「規律」,《死者之書》所描述審判天秤的一邊就是放着這羽毛。

阿真和阿假是兩兄弟。弟弟阿假向九柱神(註1)誣蔑阿真,說自己借了一把神奇匕首給阿真,但之後阿真卻沒有歸還。阿假向九柱神這樣描述那柄匕首的模樣:

「匕首的刀刃是用卡爾山上所有的銅來造的,匕首的握柄是蓋布托樹林裡的所有橡木來造的。神明的陵墓是匕首的刀鞘,卡爾山上的牛皮是匕首的繫帶。」(註2)

然後,阿假跟九柱神說:「帶阿真來,弄瞎他雙眼,要他來當我家的看門人。」

九柱神答允了他的要求。

過了很久,阿假看到他哥哥的善良品性。於是,他對阿真的兩個僕人說:「帶走你們的主人,把他送到帶著很多雌獅的兇殘雄獅那裡。」

他們把阿真帶走。路上,阿真對他的僕人說:「不要帶我到那裡。給我一些麵包。回去告訴阿假:『我們已把他丟在那裡,一隻獅子出現⋯⋯然後如此這般⋯⋯如此這般⋯⋯。』」(註3)

又過了很久,一個女人(註4)從她的房子裡走出來,伴隨着她的有兩個僕人。他們在草叢(註5)下找到阿真,阿真是個英俊的人;全國都沒有人像他一樣。(註6)他們到了女人那裡,然後說:「跟我們來,去看那躺在草叢下的瞎眼男人。該把他帶回來,做我們家的守門人。」

女人說:「快去,我想見他。」

他們去了,然後把男人帶回來。女人看見他,很想得到他,因為她看到他全身上下都很好看。那天晚上,男人與女人睡覺,他以男人的知識明白了她。那天晚上,她懷了他的孩子。

過了很久,她誕下一名男孩,這男孩長得舉國無雙。他身形高大⋯⋯就好像神明的孩子一樣。他被送到學校,寫字行文學得出色。他修練戰技,勝過與他一起上學的前輩。後來,同學跟他說:「你是誰的兒子?你沒有父親啊!」他們辱罵他,嘲笑他:「嘿,你沒有父親啊!」

後來,年輕人跟他母親說:「我爸爸叫什麼名字?我要告訴我們同學,他們跟我吵,他們這樣說:『你爸爸在哪裡?』而且還嘲笑我。」

他媽媽跟他說:「你看到那坐在門前的瞎子吧,他就是你爸爸了。」女人跟他說話。

他說:「你值得一家團聚,也活該受召喚鱷魚之懲罰。」(註7)

年輕人把他的父親帶進屋內,令他坐到扶椅上,在他腳放上擱腳凳子,又拿食物放到他面前,給他吃的和喝的。然後,年輕人對父親說:「是誰弄瞎了你?我會給你報仇!」

阿真跟年輕人說:「是我的弟弟把我弄盲的。」他又將一切事情的發生經過告訴兒子。

阿真兒子出發為父報仇了。他帶了十條麵包、一枝手杖、一對拖鞋、一個水袋,還有一把劍。他帶着一頭膚色漂亮的牛,去到阿假的牧人那裡。他跟牧人說:「拿著這十條麵包、手杖、水袋、劍與拖鞋,然後看著我的牛,直至我從鎮裡回來。」

過了很久,當他的牛跟了阿假牧人多個月後,阿假來到田裡看自己的牛。他看到阿真兒子那頭非常美麗的牛,便跟他的牧人說:「把這頭牛給我,我要吃了牠。」

牧人跟他說:「這牛不是我的,我不能把牠給你。」

阿假跟他說:「喂,你負責看守着我所有的牛;把你主人的其中一隻給我。」

之後,年輕人聽說阿假已經拿走他的牛。他來到阿假牧人那裡,跟他說:「我的牛在哪兒?我在你的牛群裡看不見牠。」
牧人跟他說:「我所有的牛都是你的了,拿你喜歡的那頭吧。」

年輕人跟他說:「有另一頭牛像我的那麼大嗎?假如牠站在阿蒙的土地(註8)上,牠的尾巴會落在蘆葦草沼澤上(註9),而牠的其中一隻角就會放到西山上,另一隻則放到東山上。大河是牠的棲息地(註10),而且,牠每天會生出六十隻小牛。」
牧人跟他說:「真有一頭牛像你說的那麼大嗎?」

接着年輕人拉著他,帶他到阿假那裡。然後他把阿假帶上法庭,來到九柱神的面前。九柱神跟年輕人說:「你說的都是假的。我們從沒有看過一頭牛像你說的那麼大。」

年輕人跟九柱神說:「有沒有一把匕首像你們說的那麼大?——匕首的刀刃是用卡爾山上所有的銅來造的,匕首的握柄是蓋布托樹林裡的所有橡木來造的。神明的陵墓是匕首的刀鞘,卡爾山上的牛皮是匕首的繫帶。」他又對九柱神說:「審判阿真和阿假吧!我是阿真的兒子;我來是為他報仇的!」

之後,阿假向著上主起誓,說:「阿蒙活著,一如君主活著,如阿真仍活著,我的雙眼將給弄瞎,而且會去做阿真家裡的看門人!」

之後,年輕人帶九柱神到他父親那裡,阿真的確是依然活著。之後,九柱神祂們懲罰了阿假。他被痛打,身上弄出五道傷口(註11),雙眼被弄瞎,最後被罰去當阿真家裡的看門人,於是,阿真和阿假的紛爭就這樣解決了。

原文與參考譯本

這故事寫於「Papyrus Chester Beatty II」上,現為大英博物館的館藏,編號為EA10682,1和2。

Chester Beatty II_EA10682,2

Papyrus Chester Beatty II(EA10682,2)。收於大英博物館

中譯本是根據Miriam Lichtheim的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 Volume II: The New Kingdom中的"True and Falsehood“,以及Alan H. Gardiner的Hieratic Papyrus No. II中的"The Story of the Blinding and Subsequent Vindication of Truth"翻譯而成。

註釋

1. 九柱神:古埃及中九位重要的神祇,包括太陽神拉、大氣之神舒、雨神泰芙努特、大地之神蓋布、天空之神努特、冥神歐西里斯、冥神之妻艾西斯、風暴之神賽特、賽特之妻奈芙蒂斯。
2. 卡爾山(Lichtheim譯作Mount Kal),蓋布托(Lichtheim譯作Coptus):兩者位近上埃及的底比斯,即現今埃及的盧克索附近。
3. 「然後如此這般⋯⋯如此這般⋯⋯」:原文於此有缺。Gardiner指缺文應該交代了兩僕人答應幫助阿真以及如何瞞過阿假的追問。
4. 一個女人:據兩位英譯者,此女性之名字於原文中給刪去。
5. 「草叢」:Lichtheim的英譯為thicket;Gardiner為hillock。現取前者。
6. 據True and Falsehood網頁註釋所指,「全國都沒有人長得像他一樣」乃墓碑銘刻中的慣用句。
7. 「也活該受召喚鱷魚之懲罰」:據Lichtheim,女人要受鱷魚的懲罰,是因為她的放蕩所致,這亦解釋了為何其名字會給刪去——儘管可能是較後期的古埃及人所為。
8. 阿蒙的土地:據Lichtheim譯註,此為尼羅河三角洲北面的El-Balamun,Gardiner音譯作Payeamūn,但註釋所指亦與Lichtheim同。
9. 蘆葦草沼澤:即尼羅河三角洲,現今埃及的北部。
10. 大河:即尼羅河。
11. 身上弄出五道傷口:古埃及的一種標準刑罰。

評介

兩位英譯者均指此紙莎草所記的故事乃出於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約公元前1292-1189年)。在第十九王朝的前期,古埃及的武功達至頂峰,第三任法老,就正是顯赫有名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西方影視作品多以摩西的故事置於拉美西斯二世的在位時期。

拉美西斯二世雕像,藏於大英博物館。

由於記載故事本身的紙莎草並不完整,故事開頭阿假誣蔑阿真借其匕首不還的一節,是學者們所推測而補回,亦令故事更令首尾呼應。

本故事的所謂「阿真」與「阿假」,根據Gardiner從神官體所還原的象形文字,音譯該分別為Maat及Gereg,亦即「真」和「假」。Lichtheim認為這故事是以「阿真」與「阿假」二人去表現「真」、「假」的抽象概念與道德模範。從故事中的生活化以及人物刻劃,我們不難看出故事中有取材自真人真事。自然,兄弟相爭、為父報仇,這些都是古代故事出常見的題材,但例如阿真兒子在學校遭排擠(順帶一提,故事裡所描寫的阿真、阿假、女人該屬中或上層階級,不然不可能會有僕人,以及給孩子上課學習書寫的機會)、阿假與牧人的對話,情景、形象都十分鮮明。阿真兒子與父親相認後的侍奉、出發至阿假牧人的裝備,亦描寫得相當詳盡。

Book_of_the_Heavenly_Cow_KV62

以「天牛」形象出現的努特,留意在其腹下托着的神祇及腹部的星星。

故事中不少句子亦生動活潑,年輕人對假託「大牛」的形容,令人想起古埃及神話中常以「天牛」形象出現的天空之神努特(Nut)——她整個牛的身軀就是覆蓋大地的天空。至於「他以男人的知識明白了她」一句,可說是全篇故事的點睛之筆,委婉得坦蕩,隱晦而開放。Gardiner的英譯是 (he) knew her with the knowledge of a male;Lichtheim的英譯則是knew her with the knowledge of a man——引此二則英譯,則可見中譯句並無修潤之筆。

本文作者為子陵,原發表於個人網誌「薄此厚彼」/練習人編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