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與古代DNA(下)──法老與子民

警告:下有木乃伊圖,請小心閱讀!

前情請見:古埃及與古代DNA(中)──圖坦卡門身世之謎真的解開了嗎?

圖坦卡門家族的論文在2010年發表後,由Zahi Hawass率領,幾乎原班人馬組成的團隊,在2012年又發表了一篇論文[1],用類似的策略研究另一位知名法老,新王國時期第二十王朝,距今約3100年的拉美西斯三世(可參考「新王國(1540-1070 B.C.)」)。

父與子

這篇論文確認,拉美西斯三世的喉嚨有道很深的創傷,支持他死於謀殺的說法。古代DNA在其中的貢獻是,發現他與另一具身分不明的木乃伊「Unknown man E」,有著一模一樣的Y染色體遺傳特徵,因此兩者極有可能是父子關係。誰是這位「不知名E先生」?考古學家推斷,他很可能正是參與政變陰謀,後來被處決的王子Pentawere。

IngresOdipusAndSphinx

殺爸爸實在很難有好下場。圖為安格爾所繪的「伊底帕斯解開人面獅神獸的謎語」(來源:Wikipedia)。在他來到此處之前已經因為一時氣盛殺死跟自己狹路相逢的親生父親,在這幅畫裡,他面對腳下堆滿屍骨的人面獅身獸仍毫無畏懼,引得人面獅身獸面露不屑,殊不知自己正走入命中注定的悲劇。

這個親子鑑定可不可靠?比起圖坦卡門的研究,這篇論文的方法沒變,一樣沒有粒線體DNA的相關資訊,只能信者恆信,但至少有兩點進步:

  1. 作者們終於秀出了Y染色體的結果
  2. 公佈了Y染色體的單倍型(haplotype)

古埃及人不知何許人也

隨著遷徙,散居各地,人類形成各個不同的遺傳族群,累積彼此間的差異,每組特定的遺傳差異,可以被視為不同的「單倍型」,用來追蹤人類的演化史,以及各個人群間的血緣關係。最常用的系統,是父系遺傳的Y染色體,還有母系遺傳的粒線體上以特定突變定義出的一系列單倍型。用單倍型分類時,僅有遺傳的意義,與血緣有關,與文化認同無關。

拉美西斯三世Y染色體的單倍型是「E1b1a」,這個型號大概能確定,發源自撒哈拉以南(Sub-Saharan Africa)的非洲,也是當地族群現今的主要型號之一。用不太科學的講法,這是個屬於「黑人」的遺傳特徵,而現今多數的埃及人,當然不是黑人。

拉美西斯三世的木乃伊,現藏開羅博物館。(來源:維基百科)

古埃及人屬於什麼種族,一直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無疑,這是十分敏感的族群問題,偏偏這是古代DNA研究不可避免需要面對的[2]。古埃及人都是黑人嗎?假如這個結果不是汙染所致,那麼意思是:古埃及人是來自非洲南方的黑人,黑人曾經主宰整個非洲,包括埃及,甚至勢力還一度延伸到西亞,只是後來失勢,又退回撒哈拉以南?

且慢,別驟下結論。先不提遺傳上「黑人」的意義可能跟你理解的不太一樣,單獨一個單倍型不過是人類龐大基因組中的一小部分,僅能提供十分片面的資訊;更何況隔年的論文[3]報告了史上第一個古埃及粒線體DNA的單倍型,它不是來自非洲南部,而是源於西亞的「I2」。

木乃伊DNA也會有春天?

2013年,在也參與過圖坦卡門與拉美西斯三世研究的Carsten Pusch領導下,第一次採用NGS(次世代基因定序)定序古埃及木乃伊DNA[4]。終於,我們有了第一個古埃及人的粒線體DNA資料。

比起前兩篇論文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王室木乃伊,這次研究對象是一條狗,以及5個年代介於距今約1900到2800年(第三中間期羅馬時代)的無名氏。作者講得很明白,這個論文的目標不是獲得完整的基因組,只是想測試使用NGS定序,能獲得多少資訊。

先來點正能量,這個研究證實運用NGS,的確可以拿到木乃伊的DNA片段,所以擺了幾千年的木乃伊裡頭,的確仍有DNA存在,之前用PCR做出來的結果,不見得是汙染。如前所述,他也成功獲得粒線體DNA。

由於NGS這種技術,會把樣本內所有的DNA片段一網打盡,不管是細菌、病毒、動物、植物,或是人類的,只要是DNA都會被定序出來,因此取自木乃伊頭部的樣本中,也有數種來自植物的DNA被發現,像是蓖麻、楊屬,也許反映的是當初製作木乃伊時用到的植物材料。也有些致病微生物的遺傳物質被找到,不過,這好像不是新聞了。

DNA不怕熱?

3個保存在氣溫遠小於15度以下的其他樣本:4000年前的古愛斯基摩人、5300年前的「冰人奧茨」(Iceman Oetzi)、數萬年前已滅絕的丹尼索瓦人(他不是智人,發現於西伯利亞),被拿來跟木乃伊比較。木乃伊幾千年來所處環境都超過15度,論文聲稱木乃伊中人類DNA的比例跟3個來自冰天雪地的樣本一樣高,可見氣溫不太影響DNA的保存。

愛斯基摩人的冰屋(來源:維基百科)。在這種環境,屍體不用特殊處理也可以保存很久,比冷凍庫還厲害。

做出這種結論相當勇敢,畢竟,木乃伊中的DNA有是有,但總量實在是非常非常不起眼,這個狀況下,比例恐怕不是很要緊[5]。另外,不同論文的取樣部位根本不一樣,處理過程也不同,這番推論的脈絡,有種「拉美西斯二世奴役猶太人蓋金字塔」的味道(練習人來插花:跟張飛打岳飛是一樣的意思,參考「電影《出埃及記:天地王者》的幾分真假」說明)。

小結

即使目前的進展仍很有限,古埃及的古代DNA研究總算是踏出一大步,古代DNA研究,在埃及的春天終於降臨了嗎?小苗已經萌發是肯定的,但要重建古埃及遺傳史這棵大樹,所需的樹枝恐怕連一根都還沒長完。

本文作者為「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版主寒波/練習人編輯


[1] Revisiting the harem conspiracy and death of Ramesses III: anthropological, forensic, radiological, and genetic studyMummy Murder Mystery: King Ramesses III Throat Slashed

[2] Why King Tut’s DNA is fueling race wars

[3] First insights into the metagenome of Egyptian mummies using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4] Egyptian mummies yield genetic secrets

[5] The Mummy Code

其實還沒結束,還有後記呢!→古埃及與古代DNA(後記)──在文明的十字路口

廣告

3 thoughts on “古埃及與古代DNA(下)──法老與子民

  1. 引用通告: 法老謀殺案──拉美西斯三世之死 | 古埃及練習曲

  2. 引用通告: 古埃及與古代DNA(後記)──在文明的十字路口 | 古埃及練習曲

  3. 引用通告: 古埃及與古代DNA(中)──圖坦卡門身世之謎真的解開了嗎? | 古埃及練習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