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位爭奪下的臣子──辛奴亥的故事

貴族、公爵、君王在敘利亞(Setiu)的領土之統治者,他所敬愛的國王真實的朋友、跟隨者,辛奴亥(Sinuhe,S3nht)說道:「我是主上的追隨者,一個王家宮室裡的侍從,也從屬於高貴的女士,被高度讚揚的Khnumsut*的Senwosret(一世)之王后、Qanefer*的Amenemhat(一世)之女兒,Nefru,尊貴的女士。

*這是兩位法老的金字塔之名稱

30年*,氾濫季*第三個月,7日:神靈降至他的地平線*;上下埃及之王Sehotepibre登上西天,與太陽合而為一──神聖的肉體與他的創造者合而為一。居所一片寂靜,所有的心都在哀悼;宮門關閉、隨從躬身而坐、貴族傷悲。

*此段所述的Sehotepibre是Amenemhat一世的登基名,統治年份跟年號的概念類似
*Akhet,埃及三季之一,大約在7-11月
緊接著是生長季Peret、收穫季Shemu,各有四個月,120天
再加上新年節慶5天,正好365天
*horizon,太陽上升和下降的地方

現在陛下已經派出軍隊前往Tjemeh之地(在利比亞),以他的長子,完美的神Senusret作為領袖。他被賦予重創異土並拿下Tjehenu人的使命。他現在正回歸,帶了利比亞的俘虜,以及無數的各種牲畜。

王室家臣被派遣往西國界,去通知王子在宮廷發生的事。信使在路途上遇到他,在夜晚來到他跟前。完全沒有半刻遲疑,鷹隼(falcon)*和他親衛一同起飛,沒有讓他的軍隊知曉。

*鷹隼是何魯斯也是法老的象徵,這裡指Senusret

這時,與他一同行軍的王家子弟之一也接到傳話。這時我就站在一旁值勤,他說話時我聽到他的聲音。我心崩潰,臂膀攤張,四肢顫抖。我迅速離開,為自己在兩株灌木間找一個藏身處,好避開道路以及路上的旅人。

dp330130

寫有辛奴亥故事的石灰石塊(正面)。(來源:大都會博物館)

我往南行,原先並沒有打算來到此安身之地,預期衝突會發生,而我不認為自己會存活下來。我度過Maaty湖接近神聖的無花果樹,來到Sneferu王的島,在那裡,土地的邊界上過了一天。當白晝再度降臨我便啟程,路上有一名男子向害怕他的我敬禮。到了晚餐時間,我已經到達野牛碼頭(Cattle-Quay)。

藉著西風,我乘無舵的船渡河,來到在「紅山女士」的採石場之東。我向北靠雙足走到建來擊退敘利亞人和沙行者(sand-farers)的「統治者之牆」(Walls of the Ruler)。之後我蹲伏入樹叢,就怕被在牆上執勤的看守人見著。

我在夜間前進,當黎明到來我已抵達Peten。我在苦湖(Bitter Lakes)的一個島嶼(Kem-Wer Island)下榻,一時口乾舌燥,我說:「這一定就是死亡的滋味。」然而我仍重振己心、收攏我的四肢,就在這時我聽到了牛隻哞叫的聲音,還看到敘利亞人。他們的一個謝赫(sheikh,教長)曾經到過埃及(Kmt),且認得我。於是他給我水,也為我熱牛奶。我和他一同前往他的部落,他們待我很好。

一國過一國,我到過比布魯斯(Byblos,今黎巴嫩的朱拜勒),也去了Qedem,一待就是半年,直到Amunenshi帶走我。他是上Retjenu(黎凡特地區)的統治者,並且告訴我:「你跟我在一起會高興的,因為你將會聽到埃及的話語。」他這麼說,因為他知道我這個人,也聽過我的能力,且跟著他的埃及人已經為我做擔保。

然後他跟我說:「你為什麼來到這裡?居住地發生什麼事了嗎?」

「Sehotepibre法老已經走向地平線(即過世),而且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不得而知。」然而我說的只有一半是事實,「我從利比亞的遠征中歸來,這件事被通報給我,我嚇壞了,我的心甚至已不在我的體內,並領著我走進沙漠之路。我從未被控訴;我也未被唾面過;我不曾聽過斥責;我的名字沒有在傳令官的口中聽說過。我不知道什麼引領我到這個國家──這似乎是神的安排,讓一個來自三角洲的人人發現自己在阿拜多斯,或沼澤居民在努比亞。」

「所以那塊土地沒有了可敬的神如他怎麼樣?對他的敬畏可是遍布全國,就像瘟疫年間的Sekhmet。」

我這麼回答他:

是的,他的兒子已然進入王宮,並承擔起他父親的功業。
現在,他是無可匹敵的神,在他之前沒有其他存有。
他是知識之主,精於計畫,善於指揮,來來去去都是由於他的命令。
當他父王待在王宮,他征服國家,並向他報告他的命令都已完成。

現在,他是英雄,因他強壯的手臂而活躍,是一個所向無敵的戰士。
看著他兵臨野蠻人、前進戰鬥。
他擦亮號角,令人手軟,他的敵人完全無法整頓軍隊。
他有仇必報,一個頭顱的擊碎者,接近他的人無人能夠支稱太久。
他邁開大步,摧毀逃亡者。背對他的人沒有生路。
在被逼退時他是堅定的,一再回身,他絕不會漏出的自己的背。
他是堅決的,眼見敵群,也不會心灰意冷。
他迫切想看到群眾;他的喜悅臨於野蠻人。
才拿起他的盾,他便進擊;他殺人從不需要第二擊。
沒人有辦法躲過他的箭,也沒人能拉開他的弓。
野蠻人躲避他的臂膀,就像偉大女神的力量。
已經預見結局,他無所顧忌的戰鬥。

他是一個善良的君主,溫和的偉大。
透過愛,他征服。
他的城市愛他勝於它原本的成員,為他欣喜多於城市之神。
男女經過都對他狂喜鼓舞。
他是一個王,早早便戰勝成名。
他的眼睛打出生就在此上,他讓與他一起出生者富裕。
他獨一無二,是神的贈予。
自從他開始統治,此地如是歡欣!
是他開拓了疆域。

他將會征服南地,北國更是想都不必想。
他生來就是要擊敗敘利亞人,就是要來踐踏沙行者。
派遣使者,讓他知道你的名字。
當一個人遠道而去尋求陛下,他將不會對一個將會效忠於他的國家不友善。

然後他對我說:「埃及知道他的成功一定很高興。但,你看,你現在在這裡。你會跟我待在一起,而我會善待你。」

他把我介紹給他的孩子;他將我和他最年長的女兒撮合;他讓我從他最好的國土中選擇我的領地,就在與他國的邊界。那是一塊好地方,叫Iaa。那裡有無花果,還有葡萄,酒比水還豐富,蜂蜜極好,辣木籽油(moringa-oil)豐沛,還有各種樹上的水果。那裡有大麥,以及小麥,牛隻更是不可勝數。

辣木樹,在許多地方的傳統醫學上會使用。辣木籽是莢中的種籽。(圖源:維基百科)

現在,降臨於我的恩惠甚重,他指定我為一個部落的統治者,那是他國家中最好的。

食糧和酒飲為我製造,紅酒更是日日供應,還有煮魚、烤禽,以及田獵。他們會為我捕捉;他們會為我安排,再加上我自己的獵犬所獲。許多甜點為我而做,還有每隻煮魚中的牛奶。

我花了許多年,我的孩子們也都成為男子漢,個個管理自己的部落。南北往來於居所的信使會停留,我也讓所有人賓至如歸。我供水給口渴之人,讓迷途之人回到道路上,並拯救被搶的人。

敘利亞人膽大包天,抵抗國家的統治者,我出言反對他們的行動。於是,這個Retjenu的統治者讓我指揮他的軍隊多年。我攻無不克,他們被從草地和水井驅離。我劫掠牲畜、帶走住民、奪去食物,之中也有人被我健壯的手臂和強勁的弓殺死。藉由我的舉措,以及精細的計畫,在他心中我獲得高評價:他愛我,因為知道我的英勇;他使我位列自己孩子們之上,因為看見我手臂的強壯。

一個Retjenu的壯士前來我的帳篷挑戰。他是一個無雙的戰士,曾征服所有對手。他說他要與我戰鬥,並且擊敗我,聽了其部族的建議要奪過我的牲畜。

統治者與我商談,我這麼說:

我不認識他,也不是他的盟友,能走在他的營帳周圍。
是我已經侵入他的私人地盤,侵犯他的圍場?
這是怨妒,看到我執行了他的使命。

我多麼像是一頭在另一個獸群中流浪的雄獸
──獸群中的雄獸攻擊我;野外的走獸襲擊我。
一個外人可能被當作長老愛戴嗎?
從來沒有野蠻人能跟沼澤來的人結為同盟;
什麼可以讓紙莎草長在山上?
那隻公獸想要打鬥,難不成戰士會害怕有人並駕齊驅而想要鳴金收兵?

如果他真想打,讓他說出他的願望!
神會不知道她的命運?
他不知道那會是怎麼樣?

當夜降臨,我為我的弓上弦,並試試我的箭,磨利我的刀,再拋光我的武器。黎明降臨,Retjenu已至,煽動他的族人,也聚集他的鄰國,因為他早計畫了這次戰鬥。不過,每個胸膛都為我燃燒,婦人們喃喃自語,每顆心皆為我悲痛,說:「陌生人可能強大到打倒他嗎?」

一時,他的盾、他的斧、他一懷抱的標槍落下。我躲過他的武器並讓它們從我身邊呼嘯而過,他箭箭需發,一而再,再而三。他逼近我,我便射中他。我的箭卡在他的頸項,他大聲哀叫,隨即面地倒下。我以他自己的斧頭擊倒他,並且對著他的背喊了我的戰呼。當所有亞洲人在下,我讚美戰神蒙圖(Montu),同時他的支持者為他哀悼。統治者Amunenshi擁抱我。

他計畫對我做的,我報應在他身上。之後我帶走他的財產,並劫掠他的牲畜,奪走他帳棚裡的物品,還拆解他的營帳。有了這些我變得強大,多了大量的財富以及充足的牲口。

神對冒犯祂之人是如此仁慈,祂引此人迷途到異國。如今,祂是滿意的。

一個亡命之徒因環境而隱遁,但我在居住地享有令譽;
一個浪人由於飢餓而遊蕩,但我將麵包分給我的鄰居;
一個因為赤裸而離開故土者,但我有明亮的亞麻、雪白的亞麻;
一個男人因為沒人可供差遣而逃跑,但我擁有足夠的侍人。
我們房子很好,居住空間寬敞,然而我心繫的卻是王宮。
無論是什麼神命定了這次逃亡,請慈愛的帶我回家。
肯定,你將會讓我看到心心念念之所在!
有什麼比讓我葬在我的出生之地重要?
我祈禱,好事降臨,天賜恩典。
願祂讓受盡折磨的人有好的結局;
願祂為被祂逼迫遠居異邦的人心痛。

如今,祂慈愛地聽到遠在外地之人的祈求,他現在可以從飄盪處回歸,到他被剝奪的地方。

願埃及之王對我仁慈,讓我可以依他的恩典而活。
願我能問候住在他王宮中的大地的女主,並聽取他孩子的訊息!
所以,讓我的腿腳再次年輕吧,因為現在老年已至,脆弱已經征服我。
我眼皮很重,我手臂虛弱,我雙腿癱軟,我心疲憊──我命將已!
願他們引導我到永恆之城!
願我跟隨萬物的女神(Lady of All,即王后),於是她將會告訴他的孩子我一切都好!
願她在我之上度過永恆!*

*就像天空女神努特
geb&nut

現在 Kheperkare國王陛下(即第十二王朝法老Senusret一世)已經被告知我的處境,陛下派了人來我這,帶著大量的王家賞賜,鼓舞這個謙卑僕人的心,就像對待任何一個國家的統治者,並讓我知曉在他王宮中的王子的訊息。

讓他回歸埃及的聖旨被帶給這個謙卑的僕人,副本如下:

何魯斯活著的化身,雙女神活著的化身,金何魯斯活著的化身,Kheperkare王,拉之子Senusret,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道王室命令至跟隨者辛奴亥:這道王令被帶給你,並通知你,你在國與國之間的遊盪──從Qedem到Retjenu,一國又一國──是由於你自己的心所使。你做了什麼,以至於該被抵制?你沒有口出咒罵,以至你的話語應該被懲罰;你不曾在議會中,以至你的言論要被反駁。

這個想法牽引你的心,而非我有意針對你。你在王宮裡的天(指王后)堅毅並繁盛至今,她的頭以地上的王權妝點,而她的孩子都在大殿之內。你將儲存他們給予的財富,依他們的賞金而活。

回來埃及吧!然後你將看到你成長的地方。之後你可以親吻宮門的土地,並加入群臣。

如今你已開始衰老,元氣漸失。想想入土並過渡到神聖境地之日。一個守夜人會被指派給你,帶著聖油以及出自Tayet*之手的布。喪禮將會在入土之日的那天為你舉行:有黃金的木乃伊棺、青金石的面具,青天覆蓋,並將你置於靈車之上,牛隻拖行,歌者走於前,舞者在你的墓門口翩然起舞,奉獻祝禱也會為你吟誦,犧牲會在你的祭壇口舉辦,而你的柱子(pillars)會用白石建造,與諸王子的同列。

別客死異鄉,亞洲人無法讓你安息長眠,在製作棺槨時你不會被包覆在山羊皮裡。
你在大地上遊蕩太久了,多為死後之身著想,歸來吧!

*編織女神,善於製造包裹木乃伊的布料,同時也是編織者的守護神。
由於麻布也是處理傷口的材料,所以也是傷患的保護者。

這道聖旨在我站在我的部族中十降於我,它被朗誦之後我五體投地。我碰觸土地,並讓塵土灑到我的頭髮上;我環顧我的營地,並大聲喊叫:「這怎麼可能發生在一個他的心帶領他迷途到異鄉的僕人身上?
從死亡中拯救我慈悲盛大如斯,而你的靈魂(ka)讓我的軀體得以返家善終!」

回覆這道聖旨的副本:

王宮的僕人辛奴亥說:最欣喜的歡迎!關於這場你謙卑的僕人在無知中犯下的逃亡:是你的靈魂(ka),喔,至善之神,兩地之主,太陽神拉鍾愛的,底比斯之主蒙圖(Montu)所偏好的,以及兩地王座之主阿蒙(Amun)、索貝克─拉(Sobek-Re)、何魯斯、哈托爾、阿圖姆以及九柱神、東方的何魯斯Sopdu-Neferbau-Semseru、伊美特之女主(the Lady of Imet,即聖蛇瓦吉特)——願祂圍繞您的頭首、[尼羅河]水流之上的神聖議會(the divine Council upon the Flood)、在各國中央的敏(Min)─何魯斯、朋特女神Wereret、努特(Nut)、長何魯斯─拉(Haroeris-Re),以及所有鍾愛之國(即埃及)還有海島的神明,願祂們賜生命和統治予你的鼻孔(nostrils),贈予您他們的財富,給您無限的永恆,還有無盡頭的壽命。願對您的畏懼在高地和低谷迴盪,因為您已征服了太陽所圍繞者!
這是一個謙卑僕人為了他從西方前來拯救的主人之祈禱。

感知之主,人民的感知者,以宮廷威嚴的身分知曉(as the Majesty of the royal court),你謙卑僕人害怕說出口的實在難以啟齒。喔,偉大的神,與知曉誰人願意服侍祂的太陽神並列者!你謙卑的僕人在追尋他身後之人手中,喔,讓我隨您處置!
陛下是征服者何魯斯,您的雙臂征服各地。

現在,願陛下命令我可以帶Qedem的Meki,來自Keshu之外的定居者,還有Fenkhu(腓尼基)的Menus。他們是著名的統治者,皆依您的愛而生長。更不消說Retjenu,它是您的,就像您的獵犬!

你謙卑僕人的這場逃亡,並不是事先計畫的,不曾在我心中,我從沒有像過。我不知道是什麼使我與我的故土分離。一切就像一場夢:如同一個來自三角洲的人發現自己在Yebu(尼羅河上游象島附近的島嶼,位於南方的亞斯文);一個沼澤瀉湖來的人發現自己在努比亞。
我沒有理由害怕,沒有人在後追趕我。我沒有聽聞任何責難;我的名字從沒有在起訴人口中聽過。但我的身體就是不由自主的顫抖,我的雙足奔馳,我的心操弄了我,而安排這個逃亡命運的神將我拖離!

但我從前不曾放肆,因為一個男人尊敬被他的土地所知曉的人,同時太陽神拉已將遍地的敬重加諸於您,而且對你的畏懼傳遍各國。不論我是在家,還是在這個地方,都是您籠罩了地平線。太陽因你而照耀,河中的水流在你希望之時被飲用,空中的空氣在你准許之時被呼吸。既然您傳喚了您謙卑的僕人,您謙卑的僕人會將這裡的一切交給那些在這個地方生養的孩子。

願陛下如意,人因你的給予的氣息而活。太陽神拉、何魯斯和哈托爾鍾愛您尊貴的鼻子,同時底比斯之主蒙圖期望它活到永遠!

我被允許在Iaa多待一日,將財產交給我的孩子們:我的長子照顧我的部族,我的所有都交給他──我的僕人,還有全部的牲口;我的庫存水果,以及所有的果樹。

之後這個謙卑的僕人南行,我在何魯斯之路(在埃及邊境)停留,那裡負責戍守崗哨的指揮官傳了個訊息至居住所通報。

之後陛下讓一個值得尊敬的王家農人監督者前來,帶著裝有法老豐富賞賜的船,給那些送我來到何魯斯之路的敘利亞人,且我逐一唱名。

我揚帆出發,每個僕人都在各自的崗位上,並且有人在我身邊捏麵和釀酒,直到我抵達Itjtawi(第十二王朝的都城)。
就在破曉之時,他們前來傳喚我。十人來,十人回,領著我進宮。我以額頭碰觸人面獅身之間的土地,這時王子們站在門口等著見我。在柱廊指引的侍者指示我前往大殿的路。我在金柵欄圍繞的王座上找到陛下。我五體投地,腦袋一片空白。這位神友善的對我說話,但我就像一個困在黑暗中的人,我的靈魂(ba)已湮滅,我的四肢癱軟,我的心也不在我的身體裡,以至於不知生死之別。

陛下對其中一個侍者說:「扶他起來,讓他跟我說話!」

然後陛下道:「看,在遊蕩異邦之後你已歸來。在逃亡之後,你現在年事已高,不再強健。入土為安可是大事,你不應被被野蠻人下葬。別這麼對待自己!你在你的名字被宣讀時沒有回話,難道是害怕責難?」

我以一個受驚之人的答案回應:「主上對我說的,我有什麼可以回答?不是因為我對神的藐視,而是體內的畏懼導致了命定的逃亡。如今,我在你跟前,我的命是你的,聽憑處置!」

這時公主被帶了進來,陛下對王后說:「這是辛奴亥,以一個亞洲人的身分回來,就像一個敘利亞人的後代!」

她驚叫一大聲,公主們也異口同聲尖叫,並問陛下說:「這是他嗎?君王,我的主。」

「這真的是他!」陛下說。

現在他們戴著項鍊、響板,以及哈托爾的搖鈴(sistra),並呈給陛下:

請將你的雙手置放在這美好之物上,吾王萬歲!
這些都是天女(Lady of Heaven)的標誌。
願金色者(the Golden One,即哈托爾)給予你的鼻子生命!
願眾星女神擁抱你!
南方的王冠往北,北方的王冠向南,承陛下之言,合而為一。
聖蛇就坐鎮您的眉宇之間。
您將困窘之人送離邪惡!
願太陽神、兩地之主對你仁慈!
為您歡呼,也為萬物的女神。
鬆開你的弓,放下你的箭,讓窒息之人喘息。
在這個好日子賜予我們一個禮贈,
把這個異邦首領,北風之子,在埃及出生的野蠻人還給我們!
他因對你的害怕而逃亡;
他因對你的恐懼離開這片土地。
願這張臉見了你不會蒼白!
盼這雙望了你的眼睛沒有畏懼!

陛下回應:「讓他不在惶恐、不再驚懼。他將伴隨貴族身邊,他會成為百官之一。去更衣室等他!」

dp330514

寫有辛奴亥故事的石灰石塊(背面)。(來源:大都會博物館)

當我從大殿出發,公主們牽著我的手,我們一同穿過王宮大門。我被指定到一個王子的住所,裡面是奢華的物品:有一間浴室,以及地平線的神聖圖像,還有來自國庫的寶藏、王家亞麻的衣衫、沒藥和國王和其所愛的官員使用之上等香油。並且,各個侍者各司其職。

年歲從我的四肢除去。我鬍子刮乾淨了,頭髮梳理好。一車東西被送回異國,衣服則送還沙行者。
我身穿品質優良的亞麻衣,還塗抹上等的油。我睡在床上。我將沙還給住在沙中的人們,把樹油還給用它塗抹的人。
給我的房屋原屬於官員,許多工匠修繕它,所有的樹也都是整理的煥然一新。膳食每天三次和四次的從王宮端來給我,這還不包含王子公主不間斷給我的。

一個石造的金字塔為我在金字塔群之中搭建,石匠正在測繪它的地基;設計師正在規劃;雕刻匠正在精雕細琢;監工也在墓葬地裡忙碌。所有該放進墓室的物品一應俱全。

有了指定的喪禮祭司,還有一個喪禮花園為我建造,而園地也就在港口前,如同做給高官一般。我的圖像以金覆蓋,而褶裙使用琥珀。這一切都是陛下的指示。沒有其他人有過同等的殊榮。我受到王的厚愛,直到停泊之日(死亡)到來。

故事到此為止,由始至末,就如它原本所寫。

 


 

〈辛奴亥〉可以說是最著名的中王國故事,有諸多抄本,可見受歡迎程度,也被認為是古埃及文學的桂冠。在大都會博物館的版本抄錄在凹凸不平的石灰石塊上,仔細看可以發現書寫者一開始很有自信可以用這個石塊寫完所有故事,行距工整,但越下方越密集(跟平常在寫筆記滿像的XD)。在背面則是中間段最緊密,最後似乎是放棄了,又變得鬆散,但也只遺漏了幾句。

根據其中的法老名稱可知,時間設在第十二王朝時期建立者Amenemhat一世死後。至於主角辛奴亥為什麼要落荒而逃呢?研究者看法不一。先讓練習人來補充故事的背景(大概埃及人自己都知道,所以就沒寫了):其實Amenemhat一世並不是正統王室,他能夠登上王位、開啟第十二王朝目前有幾種推測:一是以權臣之姿篡位或共治,二是在無子嗣的先王去世後才謀得王位。目前尚未找到第十一王朝Mentuhotep四世的木乃伊或墓室,也沒有他被迫退位或指定死後由Amenemhat繼承的考古或文字記錄,所以過程仍是個謎。這中間的權力鬥爭,讓Amenemhat一世非常注重鞏固王權,甚至遷都到內文所說的Itjtawi(在法尤姆地區,確切位置還沒找到,但美國學者Sarah Parcak以「太空考古學」發現很有可能的地點)。

依據文中脈絡,辛奴亥逃亡的關鍵在於聽到兩則宮中傳來的消息。首先有人來告訴王子宮中發生大事,他只帶著親衛隊就速速離去,甚至沒有讓整個軍隊知道。為什麼呢?有另一個故事〈Amenemhat的指示〉描述法老託夢給兒子,訴說自己的遭遇和遺言。原來Amenemhat一世是被謀殺!辛奴亥值勤時不小心聽到的第二則消息中應該有驚人的內幕或陰謀,至於到底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一塊出自阿拜多斯現藏於開羅的石碑,碑上紀錄時間為Amenemhat一世30年,同時也是Senusret一世10年,見證他們的父子共治(以確保王位繼承),是目前所知最早。雖然故事中沒有描述,但Amenemhat一世遇害,當時在外征戰的Senusret一世最後還是回到王宮,穩穩坐上自己的王位,沒有讓政變成功,看來這位王儲的教育很成功。

出自阿拜多斯,現藏於開羅的CG 20516石碑,紀錄有兩位法老共治的年號。最上「安卡」符號左為Amenemhat一世的登基名,又為Senusret一世。(來源:Wikipedia)

PS1.本文參考兩個英譯版本,並依通順與合理性選擇,再改為較通順好理解的中文,僅供參考,若有訛誤請通知修正,謝謝!

PS2.文學性的研究分析請參考Wikipedia的Story of Sinuhe條,以及其參考文獻。

  • 參考英譯:
  1. “The Tale of Sinuhe"
    Translation by R. B. Parkinson, based on the 12th Dynasty version in Papyrus Berlin P 3022. For an annotated translation see The Tale of Sinuhe and Other Ancient Egyptian Poems 1940–1640 BC (Oxford World Classic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http://www.metmuseum.org/exhibitions/view?exhibitionId=%7b36bfd863-bd71-4d58-b1b2-f3f865084dbb%7d&oid=591471
  2. https://sites.google.com/site/collesseum/sinuhe-1
  • 大都會博物館「古埃及轉化:中王國時期」展覽語音導覽:
廣告

2 thoughts on “王位爭奪下的臣子──辛奴亥的故事

  1. 未去埃及,讀您的文章,可堆疊出七成樣貌,回來再讀,都快變埃及通了!神啊~

    按讚數

  2. 引用通告: 法老謀殺案──拉美西斯三世之死 | 古埃及練習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