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權利自己爭取──古埃及罷工案

西元前12世紀,在拉美西斯三世的統治期間,發生了一次堪稱史上第一次的勞工罷工事件。一群在Deir el Medina(帝王谷建築工匠聚落遺址的今地名)建墓工匠受不了長期積欠薪資,決定靜坐抗議。一位名叫Amennakhte的書記官在莎草紙上記錄下了這起事件的經過。

Deir el Medina遺址。(圖片來源:Wikipedia)

******

29年,冬季第二月[1],10日[2]

在這一天,組員(crew)經過[3]五個墓城守衛(Medjay,guard-posts),並說:「我們餓了,這個月都已經晚了18天。」[4]然後他們便在Menkheperre[5]神廟後席地而坐。

封閉墓(enclosed tomb)裡的書記官、兩個工頭、兩個副手,以及兩個風紀(proctors)走來,並對他們大喊:「進來!」

他們發大誓(swore great oaths):「拜託回來,我們有法老的事務。」

他們在墓裡過了那一夜。

29年,冬季第二月,10日

所有組員經過五個墓城守衛。他們進到法老神廟的內部[6]。三個領導人、兩個副手,以及兩個風紀走來。他們發現他們坐在Menkheperre神廟之後的外側道路上。

[7]29年,冬季第二月,10日

這一天,組員因為他們的配給(ration)問題經過墓城守衛。

[10日]

[他們]因為配給的問題經過墓城守衛,在Mentuhotep王的堤道(causeway)附近。

29年,冬季第二月,11日

他再次經過。他們抵達Wesermaatre-setepenre[8]神廟南側的圍牆(temenos-wall)之門。

圖中畫藍底線的就是工人們去靜坐的地點。(圖片來源:libcom.org

29年,冬季第二月,11日

書記官Pentaweret為他們帶來:s’b-cakes(一種麵包): 28個,s’b-cakes: 27個,共55個。

29年,冬季第二月,12日

他們抵達Wesermaatre-setepenre神廟。他們那一夜都耗在通道上爭吵(?)。他們進入內部,書記Pentaweret,以及兩位警長(chiefs of police)、兩位守門人、墓之門房的守衛……[警長]Mentmose向底比斯[宣布他要走了]:「我會請來底比斯市長[9]。他……」

我(Mentmose)告訴他:「那些在墓裡的如今在Wesermaatre-setepenre神廟。」

他回我說:「……國庫(treasury)……你……沒有……給你……(到那個地方)……。」

兩位警長……法老、總務書記(accounts scribe)Hednakht、這項管理的父神(god-fathers)[出來]聽取他們的陳述。

他們(罷工的人)向他們(官員)說:「可預見的飢餓和乾渴致我們於此,沒有衣服、沒有藥膏、沒有魚[10],沒有蔬菜。寄給(send to)法老,我們完美的神,關於這件事,並寄給總理大臣(vizier),我們的長官(superior),應該供給我們物資。」

冬季第一個月的配給在這一天發了下來。[11]

29年,冬季第二月,12日

他們經過,並抵達上下埃及之王Wesermaatre-setepenre的神廟。……Mentmose對組員說:「結束『任何你正在做的事』,我們出去。」

s_f-e-cameron_egypt_2005_ramaseum_01320

罷工靜坐地點之一──拉美西姆(Ramesseum),祭祀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廟。

29年,冬季第二月,13日

在墓之門房。警長[12]Mentmose宣告:「我來告訴你們我的意見。起來,收拾你的裝備,關起你的門,帶著妻子和孩子們,然後我要帶領你們到Menmaatre神廟,並讓你們在那裡安頓下來。

[13]29年,冬季第二月,13日

警長:「完成『任何你正在[做]的事』……」

……[冬季第二月,13日]

同樣的,他們帶著妻子……再次出去,說……稅務首長帶給他們……那份(?)清單……稅務首長Ptahemheb寄來。

冬季第二月,15(或16)日

……「給每個人半袋[14]的大麥[15]。」他這麼說。Mentmose有一qbw罐的啤酒,50人帶來給他們,但無濟於事。他們再次經過,到了晚上他們甚至舉起火炬。

17日

上下埃及之王Wesermaatre-meriamun[16]神廟的imy-r mSaw[17]來到組員這裡。他聽到[他們的陳情,說:「告訴我]我該告訴法老什麼。」書記官Hori……他告訴我:「底比斯市長……花了一個晚上。」

我還沒有拿到小麥(emmer)可以給你們。一個人在門房發一份配給……在冬季第二月,17日,同樣。工頭7½袋,18個男人各5½袋,兩個年輕人(stripling),完成(complete),女奴,完成。

29年,冬季第二月,17日

發下第二個月的配給:

[右組][18]

1工頭:7½袋

書記:

8人,每人:52/4袋,共44袋

左組

1工頭:7½袋

書記:

8人,每人:52/4袋,共44袋

兩位守門人、四個清潔工……

29年,冬季第三月

組員經過墓城守衛,他們在墓裡坐下。三個長官(captain)走出去找他們。Anakhte之子工人Mose說:「只要阿蒙(Amun)在,只要統治者──他的怒焰更勝死亡──也還在,如果我今天被從這裡帶走,我在準備好盜墓[19]之前絕不會闔眼。如果我沒有這麼做,我將因這個以法老之名所起的誓受到懲罰。」

組員在那三位長官於村門口對他們大喊之後從村後出去經過墓城守衛。封閉墓的書記官Amennakhte讓兩位風紀和兩位副手出去找他們。風紀Reshpetref回來對我們說:「Ruta之子Qenna和Huy之子Hay這麼說:『我們是不會回來的,你可以告訴你的長官,』他們站在他們的同志面前,『可以確定,我們不是因為飢餓而走上罷工,而是我們有嚴肅的訴求;可以確定,有糟糕的事發生在這個法老的地方。』他們這麼說。」

當我們出去聽取他們的說法,他們對我們說:「如實奉告。」

29年,冬季第四月,28日

總理大臣To在將南方神祇送至Sed-jubilee之後往北走。警長Pahnesy之子Nebsemen,來和三位長官說話,以及那些組員,因為他們就站在墓的門房:「總理大臣這麼說;『我沒有親自前來難道沒有原因嗎?不是因為沒有東西可以帶給你們,所以我沒有來!至於你們說:「不要拿走我們的配給!」難道我是為了拿走什麼東西才被升官的嗎?[20]我無法提供在我這個位置上的人應該完成的事──事實是穀倉裡什麼也沒有[21]──但我會給你們我找到的。』」

然後墓的書記官Hori告訴他們:「在此將提供給你們半份配給,而我將親自在此分配給你們。」

29年,夏季第一月[22],2日

Amenkhay和Weserhat把兩袋小麥給組員作為夏季第一個月的配給。工頭Khonsu對組員說:「看吧,我告訴你們,接受這些配給,然後去門房的市集,讓總理大臣的孩子[23]告訴他這件事。」

當書記官Amennakhte完成分發配給,大家照著他(Khonsu)所說的去市集。然而,當他們經過一個墓城守衛,書記官Amennakhte出來,並對他們說:「不要去市集。可以確定,我才剛給你們兩袋小麥。你們去吧,我會讓你們在所到的任何法庭都被定罪。」

而我再次帶起他們。

29年,夏季第一月,13日

組員經過墓城守衛,說:「我們餓了!」他們在Baenre-meryamun[24]神廟後坐下。他們對經過的底比斯市長大喊,他派了牛隻總監(chief overseer of cattle)的園丁Meniufer來和他們說話:「看,在法老給你們配給之前,我會先提供你們這50袋小麥。」

29年,夏季第一月,16日

工人Penanuke對書記官Amennakhte和工頭Khonsu的發言:「你們是我的長官,而且你們是墓的管理者。法老,我們好主上,曾讓我宣示忠誠,說:『我不會聽取任何事。我不會對任何在大且深之處的損壞視而不見。』現在,Weserhat和Pentaweret已經從歐西里斯王[25]Wesermaatre-setepenre──偉大的神──的墓井(tomb shaft)頂端拿走石塊。而且他牽走一隻掛有Wesermaatre-setepenre神廟標牌的牛,而牠現在就在他的馬廄裡。此外,他和三名已婚婦女通姦:Menat太太,當她和Qenna同住時;Taiunes太太,當她和Nakhtamun同住時;還有Tawerethetepti太太,當她和Pentaweret同住時。

現在,你已經見識過總理大臣Hori對於拿走石塊的想法,因為那件事是呈報給他:『工頭Peneb』──我的父親──『讓人從那裡拿下石塊,就這樣。』而Ruta之子Qenna對歐西里斯王Wesermaatre-setepenre──偉大的神──的孩子之墓井頂端做了一模一樣的事。讓我看看你會怎麼辦他,不然我將會上告法老,我的君王,還有總理大臣,我的長官。」

他說:「Weserhat計畫偷盜他的墓,並用在王后之谷。」

鳥瞰王后之谷。(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參考Reshafim摘自Paul J. Frandsen in Editing Reality: The Turin Strike Papyrus Sarah Israelit-Groll, Studies in Egyptology, Vol.1, Jerusalem 1990, Magnes Press, Hebrew University的英譯和註腳,並補充說明。

******

我們現在所知,拉美西斯三世任內發生的兩件大事都寫在同一份莎草紙文書上──Judicial Papyrus of Turin。書寫在頁面verso ii的這份罷工日誌,雖然有些破碎、錯亂,內容也不甚完整,以至於有些段落不好理解,但卻保留了珍貴的紀錄。從中我們不僅探知當時造墓工人的薪資行情,而且很清楚的,他們絕對不是低賤的奴工,造墓是世襲職業(文中有人提及自己的父親),而且能夠透過罷工替自己伸張正義,還能和政府官員對峙談判(兼抖出別人的醜聞)。

圖中畫藍底線的己的地方就是工人們去靜坐的地點。(圖片來源:libcom.org

這一事件的紀錄雖然不多,但種種跡象都顯示這時官僚腐敗,以致國庫虧空,但法老還是在大興土木。國家如此亂七八糟,這也難怪拉美西斯三世貴為法老,卻無法得到善終,最後被自己的枕邊人密謀殺害


[1] 英文為second month of winter,但埃及並沒有真正的冬季,而是將一年分為三季,各120天,分成四個月:氾濫季Akhet,約在現今的6月中至10月中;水退之後的種植季Peret,約從10月中到2月中;以及收成季Shomu,2月中直到6月中。另外在收成季和氾濫季之間還有額外五天(Epagomenal Days),慶祝新的一年開始,如此一年總共365天。根據文中的時序推測,這裡的冬季應該是指種植季。

[2] 其中一個固定月休日。

[3] 意即去罷工。

[4] 也就是說發薪日已經超過了18,但他們仍沒有領到應得的報酬。有學者據此推論發薪日是在每個月的21日,但也有學者依其他證據認為是在每個月的28日。

[5] 即第十八王朝法老圖特摩斯三世。

[6] 通常不開放外人入內。

[7] 這部分是兩個作者不明的片段。

[8] 即拉美西斯二世。

[9] mayor of Thebes,Ptahemheb,他同時也是稅務首長(chief taxing master),有使用國家穀倉(state granaries)的權利。

[10] 埃及人的主要蛋白質來源。關於埃及人的飲食習慣,希羅多德《歷史》(2.77.4)的紀錄如下:

他們吃一種麥做的麵包,他們稱之為「居雷斯蒂絲」(Kyllestis)。至於酒,他們喝一種大麥釀造的飲品,因為他們的地方沒有釀酒的葡萄。他們吃魚──生吃,也用太陽曬乾吃,或用鹽水保存。

[11] 這樣大概晚了21天。

[12] 在這場罷工中,警長也公然站在罷工方!

[13] 這部分是兩個作者不明的片段。

[14] 一袋(sack)在新王國時期約相當於80公升(litres)。

[15] 用於釀製啤酒。(參考註10引文)

[16] 即拉美西斯三世。

[17] 根據Beinlich,意思是旅人(travellers)。

[18] 埃及的工人通常分為左、右兩組,分別有各自的工頭、書記官等階級。

[19] 盜墓在新王國時期幾乎已經成為最受官方和私人歡迎的消遣。

[20] To原本是下埃及的總理大臣,在29年氾濫季(akhet,約在現今的6月中到10月中)第二月23日才被指定為全國總理大臣,也就是他才上任大概半年的時間。

[21] 國庫虧空的一大原因很可能是國家隨處可見的腐敗。

[22] 根據文中的時序推測,這裡的夏季應該是指收成季。(詳見註1)

[23] 根據Frandsen,總理大臣的孩子即其下屬。

[24] 即麥倫普塔(Merneptah),拉美西斯二世的繼承人。

[25] 已經成為歐西里斯的法老,也就是已經過世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