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王朝時期概述

古埃及前王朝時期(Predynastic Period)的歷史是從西元前6000年左右的最早人群延伸,綿延到西元前約3100年,國家統一的早期王朝時期。然而,在埃及各地的挖掘顯示,國家步入統一的進程緩慢,導致許多人懷疑既有的時間表。一個稱為原始王朝時期(Protodynastic Period)或第零王朝(Dynasty 0)的新分期因而被提出來,指涉這個有人認為是前王朝時期,也有人認為屬於早期王朝時期的階段。

時期又被細分為不同的文化階段,分別以發現具代表性特色的地點命名。然而,將這些文化想作完全不同可就大錯特錯,分類只是為了幫助了解。

巴達里文化(Badarian Culture)

巴達里人大約在西元前5,000到4,400年間,居住在上埃及的尼羅河東岸。他們是半遊牧民族,但也組成小聚落,並開始種植稻穀、畜養動物。

他們將死者埋葬在這些聚落外圍的小墓,也為一些他們馴養的動物舉行儀式性埋葬。儘管墓穴本身很簡單,但死者被以精緻陶器、珠寶、布料、皮毛陪葬,而且通常包含一件做工精良、象徵女性生殖力的人偶。他們不將死者製做成木乃伊,而是以胚胎的姿勢入葬,並且面向西方(朝著落日)。

巴達理文化象徵女性生殖力的人偶(c. 4000 BC)。

納卡達文化(Naqadan Culture)

約在西元前4,500年,納卡達文化取代巴達里文化成為上埃及最重要的史前文化。名稱來自找到諸多此時期考古證據的城市──納卡達(Naqada)。

納卡達第一期(Naqada I)

比較早的階段(納卡達第一期,也被稱為阿姆拉特文化[Amratian],因為考古遺物在同名村落附近發現)與巴達里文化平行並存,但漸漸的取代它。他們也居住在小村落,並且發展出尼羅河谷的耕種。不過,其最著名的是工藝成就的進展,以及在象徵女性生殖力的形象之外,多了蓄鬍的男性。

每個村落有各自的動物神,這些神和村民所屬的宗族(clan)有所連結。這構成行政區(Nome)系統的基礎,將埃及劃分成數個以他們的圖騰為代表的地區。

納卡達第一期的墓地裡,死者有小雕像同葬,陪伴他們的死後生活,這些就是埃及墓葬中的ushabti像之前身。除了這些小像,死者還有食物、武器、護身符、飾品,以及經過裝飾的瓶子和調色板陪葬。

納卡達第二期(Naqada II)

納卡達第二期(也被稱作格爾津文化[Gerzean],因為在一個同名村落發現得名)大約開始於西元前3500年。這個文化熟稔耕種的技藝和人工灌溉的技巧,不再需要以打獵維生。人們開始居住在城鎮(towns)裡,而不只是小村莊(villages),創造出比以往人口密度更高的地區。

nilegoddess

納卡達第二期陶像「尼羅河舞者」(ca. 3500-3400 B.C.E),現藏於布魯克林博物館

此文化持續發展他們的藝術傾向,創造陶器的新風格與更繁複的雕刻。現在已經找到許多動物或盾造型的調色盤(用來調化妝品),它們與之後早期王朝時期的儀式性調色板(例如那爾邁調色板)有清楚的發展連結。他們也發展金屬製作方面的技術,特別是會用來與美索不達米亞以及其他亞洲人交易的銅器。圓柱形印符(cylindrical seals,典型的美索不達米亞物件)的引進顯示他們的文化受到鄰近地區的影響,但大家所熟知的埃及神祇,諸如哈托爾、拉、荷魯斯都可追溯至這個時期。

古巴比倫圓柱形印符(c.1800 BCE)。(來源:Wikipedia)

他們的喪葬儀式也有所改變。他們創造以石材或木材貼壁排列的矩形墓,而且屍體沒有特別朝落日方向擺放。窮人和富人墓中的陪葬品,以及許多在葬禮中被儀式性砸碎(ritually shattered)陶器品質都有相當大的差距。

建築也在納卡達第二期躍進。在尼肯的荷魯斯(Horus of Nekhem)之祭祀中心尼肯(Nekhen,即鷹隼城Hierakonpolis)建造有一座王宮和祭祀區,其中有一個橢圓形中庭,周遭圍繞著小建築,很明顯是早期王朝時期祭祀區的前身。建築群的特點(由木材和鋪材建造)在Djoser的金字塔建築群的結構中被呼應。

納卡達第三期(Naqada III)

納卡達第三期(也稱作賽曼尼文化[Semainean])是西元前3200-3000年間的一個小階段,常被稱為原始王朝時期或第零王朝。這段期間,上、下埃及的文化有顯著的差異。大約有13位國王從尼肯(鷹隼城)統治上埃及,可惜目前只有最後幾位被辨識出來。這些國王以動物為名,這無疑與他們家鄉鍾愛的圖騰有關。統治者被視為神的化身(就如同往後的法老被當作「拉之子」),並且穿戴上埃及的白冠。據這個時期的藝術推測,他們是尚武的族群(例如魔蠍大帝杖槌頭[scorpion macehead]、那爾邁杖槌頭、那爾邁調色板)。

藏於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的魔蠍大帝杖槌頭。(來源:Wikipedia)

魔蠍大帝杖槌頭局部,可以看到法老面前有一個毒蠍標誌。(來源:Wikipedia)

在下埃及,系統更加官僚和商業化。重要家族統治小地區,且尚未出現僵固的階級。統治者穿戴下埃及的紅冠。下埃及有七位國王被列在巴勒莫石碑(Palermo stone)上,然而,關於他們所知甚少至有些人甚至懷疑他們的存在。布頭(Buto)一般被認為是當時最大、最重要的城鎮,但在Ma’adi和Tell Farkha也有人口集中。上埃及明顯影響了下埃及人的藝術,因為這個時期幾乎所有找到的陶器都來自上埃及。

荷魯斯和奈赫貝特(Nekhbet,Al Kab的禿鷲女神)代表上埃及,賽特和瓦潔特(Wadjet,布頭的眼鏡蛇女神)則代表下埃及。禿鷲和眼鏡蛇的合體成為法老主宰兩地的象徵。一些學者於是認為「何魯斯的追隨者」(由那爾邁或Hor Aha帶領)擊敗「賽特的追隨者」,使尼肯成為最具權力的城市,並促成荷魯斯晉身為眾神之王。因此,法老就是活荷魯斯。誠然,那爾邁調色板呈現國王戴著上、下埃及的王冠,還有一個荷魯斯宰制被認為象徵下埃及的人格化沼澤之情景。

翻譯自:Ancient Egypt Onlin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